2017官网天降暴雨水围三湘数百万人受灾 长沙城经历“大考”

天降暴雨,水围湖湘。6月22日湖南省遭遇暴雨袭击以来,三湘四水中的湘江、资江、沅江水位全线超警,特大洪水肆虐湖南。在省会长沙,湘江水位更是创下历史最高纪录,遭洪水围城。截至7月3日18时,这轮洪水已造成湖南787.45万人受灾。

长沙城遭受如此严峻的洪水考验,在全国近年来的城市抗洪中并不多见。三湘儿女齐心协力、干群携手,打响了抗洪抢险悲壮的一战。迄今为止,长沙主城区的基础设施和功能,在湘江创纪录洪峰中经受考验,生产生活秩序保持基本稳定,为我国城市防洪提供了一个“样本”。

据湖南省气候中心统计,今年6月湖南全省平均降水量为397.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89.1%,突破历史极值。这也是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同期第一高位,超过1998年的水平。受强降雨影响,湘江、资江、沅江水位全线超警戒,部分站点出现了创历史纪录的洪峰。

湖南省水文局监测数据显示,7月3日凌晨零点12分,湘江长沙站水位上升到39.51米,创下历史新高。这一水位比1998年创下的39.18米历史记录高出0.33米。与此同时,汇入湘江的支流,如浏阳河、捞刀河、沩水全部超过了有记录的历史最高水位。

截至7月3日18时,本轮强降雨已造成湖南省14个市州、139县(市、区)、1610个乡镇、787.45万人受灾。紧急转移人口96.4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562.25千公顷,倒塌房屋1.611万间。

据了解,受上游来水和降雨影响,截至7月3日23时,湘江干流全线继续维持在警戒水位以上,部分站点仍维持在保证水位以上,长沙在历史最高水位以上;资江干流全线已出峰,上游已退出警戒水位,中下游维持在警戒水位以上;沅江干流全线均已出峰,中上游全部退出警戒水位,下游仍维持在警戒水位以上;洞庭湖除西洞庭以外,均维持在警戒水位以上。

总体来看,后期防汛形势依然比较严峻。不过,据气象预报,未来几天,湖南省没有大范围强降雨,而湘、资、沅三条河除湘江中游以外,水位也呈下降趋势。

湖南省财政厅于7月2日和3日分两批紧急下拨防汛救灾资金总计6000万元,补助对象为灾情严重地区,主要用于防汛抢险物资消耗补助、灾民安置救助等方面。

浊黄的洪流在河堤之间疯狂地奔流,严重威胁着沿线城市与乡村的安全,严重威胁着沿线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汛情就是命令,哪里有灾情,哪里就有救援。湖南省20多万干部、民兵、武警官兵等上了抗洪抢险一线,用血肉之躯和钢铁意志筑起了坚固的防线。

湘江洪峰以创历史纪录水位过境,守住主城区是长沙抗洪的关键。当中,湘江两岸大堤是长沙城区防洪“生命线”。为应对不断上涨的水位,7月1日下午4时开始,长沙市天心区、开福区上千余干部蹲守沿江地带,装运沙袋,加固河堤,排水抽水,处置险情。随着水位上涨,当地干部群众连夜筑起子堤。彻夜,天心区防汛抗洪的微信群里,不时传来各种工作信息。

7月2日凌晨3时,沿江的天心区杜甫江阁地水位突破39.18米的历史最高水平。天心区连夜调度处置,决定区机关所有干部职工前往该地段增援处险。在长沙湘江中路解放路口,干部职工、环卫工人、志愿者们在黄泥水中肩扛手提,搬运沙袋,加固子堤……

防汛抢险人群中,不乏刚刚放暑假的小学生。考虑到安全因素,这些志愿者仅被允许在相对外围的区域干活。7月2日下午,住在解放西路的杨珊拉着奶奶黄美珍赶往江边:“大家都在抗洪,我也想做点事”。

“小孩子心比较细,主要是帮构筑子堤的大人们分发绳子。”黄美珍说,很高兴看到孙女能为长沙防洪做一点贡献。7月2日晚10时许,《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湘江杜甫江阁段见到10岁的杨珊时,她已成“熟练工”,分发绳子、铲沙、运送沙袋,挥汗如雨。有时甚至一次性提两包沙袋,交给大人们。

穿城而过的浏阳河、圭塘河水位涨势迅猛,如不及时处置,水势极有可能溢过花桥钢便桥,进入长沙市雨花区的城区。7月1日上午9时,雨花区安监局紧急组织数十名技术人员,冒雨抢搭建了一座高2.5米的“高科技”防洪移动墙。

为防止水流冲垮防洪墙,雨花区几十名党员干部以及自发赶到的群众200余人,又迅速制作防汛沙袋。填沙袋、捆绑、搬运、堆放……经过干部群众彻夜不息的抢险,长沙圭塘河沙湾路钢便桥前堆起了4.5米高的沙包防护墙,共堆放沙子800多吨,制作堆放防汛沙袋6.5万个。

在彻夜暴雨中,7月2日凌晨,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转战岳麓区含浦街道九丰村,现场指挥抢险救援。雨花区安监局局长刘归、黎托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邹鹏等人连续奋战;60多岁的退休老党员刘汉文一直坚守在防汛一线;周边的便利店送来免费的矿泉水……最终,洪魔被牢牢挡在了沙墙之外。

“书记,有紧急情况汇报,龙王港大堤有一处管涌!”7月3日凌晨5点左右,在龙王港大堤岳龙社区段巡堤的岳麓区望月湖岳龙社区党支部书记敖秀军发现一处直径20厘米的管涌,水流越来越大,她第一时间拨通望月湖街道工委书记王洪的电话。

“当时情况很紧急,必须赶紧堵住管涌。”眼看管涌越来越严重,为了赢得抢险时间,飞奔而来的王洪果断走近管涌处以身堵水,“当时水流越来越大,最后冲开的管涌直径3米多,厚厚一层水泥地板都被水冲裂。”段德云、廖德云等周边的居民群众也自发送来自家的棉被来堵塞管涌,一下子捐来了近百条棉被。

龙王港下游地段历年是长沙防汛抢险的重要地段,如果管涌不及时控制,将严重威胁望月湖小区及周边数万居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群众生命安全第一,当时我想到的就是撤离辖区居民群众!”敖秀军迅速赶到社区办公室组织人员播放广播,并兵分几路挨家挨户敲门叫醒群众赶紧撤离。

随后,1000余人的抗险救灾的力量迅速集结,大型机械前往现场。“经过1个小时左右紧张抢险工作,终于在早晨7点左右控制险情,取得阶段性胜利。”王洪表示,打赢这次抢险保卫战,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比如设置的防汛物质点就在管涌附近,如果没有这些砂石,可能不会这么容易。

在岳阳市湘阴县沙田垸大堤上,还有一群“蓝衣侠”。25名来自岳阳市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和当地武警官兵、干部、群众一起守卫着大堤安全。

“我接到的第一个求救电话来自一位瘫痪的老爷爷,他住在岳阳市东方幼儿园附近,我和两位队员赶到他家中时,他家里已经进了1米多的水,他躺在床上动不得,我们赶紧把他抱了出去。当时他所居住的小区被淹,外面交通瘫痪,一排车堵在了门口,救生艇进不了社区,我们三个人就把他扛到了安全区域。”岳阳市蓝天救援队队员徐湘平说。

实际上,当时徐湘平家里也遭了灾,但接到救援电话后,他二话不说冲出家门。“蓝天救援队有公务员有企业职工有教师有工人队员,大家都是秉着救人、助人的理念,才聚到了一起,虽然辛苦,没有报酬,但我们热血沸腾,因为我们在群众心里是生命守护者,我们不能辜负群众。在大灾大难面前,有专业救援经验的志愿者必须往前冲!”徐湘平说。

7月1日,长沙含浦大道上一辆小车被洪水围困。当日,暴雨致长沙城区多处内涝。杨华峰 摄

严峻的汛情,也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据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日初步统计,此轮洪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03.36亿元。

截至7月3日16时,湖南境内共有20余趟途经沪昆铁路、益湛铁路的普速列车停运、折返,多趟列车出现不同程度晚点。同时,受列车周转调度影响,截至7月3日16时,湖南境内共有32趟高铁动车停运,其中长沙南站始发、终到动车各4趟,经停动车24趟。7月4日,在铁路部门的努力下,沪昆高铁途经长沙南车站的旅客列车已全部恢复正常运行。

值得提出的是,因城市人口密集,资产密度高,对供水、供电、供气、交通、通讯等系统的依赖增大,一旦遭受洪水袭击,损失更为严重。统计数据表明,一些经济较发达的沿海省份,城市与工业的水灾损失已经占到水灾总损失的60%以上。

据长沙市防指初步统计,截至7月2日21时,长沙市受灾人口已超过72万人,紧急转移安置近10万人,全市直接经济损失达18.7亿元。

“菜篮子”直接影响群众的日常生活,备受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从长沙市商务局获悉,受洪灾影响,生活必需品供应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动,但总体情况可控。目前,长沙市米、油等五大类商品市场供应充足,价格较为稳定。

据了解,长沙市商务局此前早已就汛期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保障作出相应安排,从6月25日起就启动生活必需品市场监测日报制度,对蔬菜、肉食等主要生活必需品市场情况进行日监测,分析掌握市场供需动态以及气象预报走势。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湖南省今年引入财政买单的巨灾保险机制,这对当前的洪涝灾情起到了应急保障作用。据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欧阳煌介绍,在启动相关巨灾救灾保障条件下,省财政为每人提供10万元的人身死亡保险保障;在洪灾多发的21个试点县(市、区),农房如有倒塌,提供每间4000元、每户最高2万元的保险保障;为21个试点县(市、区)1154.8万亩水稻、玉米及363.5万头育肥猪、能繁母猪提供每个县最高额度1500万元的巨灾风险保障。

此轮涝灾发生后,湖南省财政厅迅速启动全省巨灾保险抗洪救灾应急响应机制,要求各承保的保险公司简化理赔流程,做到“快处快赔、应赔尽赔”。当前,中国人保财险湖南省分公司等5家承保公司已全面启动洪灾理赔紧急预案,确保农业巨灾保险5日内赔付到位,人身死亡保险3日内赔付到位。

图为一辆小车被倒灌的河水淹没大半。 杨华峰 摄

我国大中城市基本沿江河分布,90%的城市有防洪任务。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新扩张的城区往往是洪水风险较高而防洪能力较低的区域。这一次创历史纪录的特大洪水,对长沙的城市建设无疑是巨大考验。

新河三角洲位于长沙市主城区北部、浏阳河与湘江交汇的伍家岭西北片区。历史上新河淤塞问题严重,屡掘屡淤,由于地势低洼,新河垸与背面捞刀河入湘江口的五合垸并称为北长沙最大洪涝重灾区。

然而,在此次洪峰过境中,新河三角洲防洪工程堤无渗透、无管涌,没有发生任何险情。洪水距离堤坝还有14级台阶约1.8米的距离。坐落于此的长沙市“三馆一厅”也因此免受洪涝之苦。

长沙市工务局总工程师刘学武介绍,新河三角洲段较为安全、轻松地度过汛期,主要是因为2013年8月完成了全线2.8公里的堤防建设,将防洪标准由原来的100年一遇提高到现在的200年一遇。

据了解,为了防止此轮暴雨在城区造成内涝,长沙市共出动一线处置人员近5580人次,应急处置车辆1568台次。连日来,长沙市26座排渍泵站几乎满负荷开机运转,抽排渍水4905.18万立方米,相当于49个年嘉湖的蓄水量。

调查发现,长沙城区经受住创纪录洪峰的考验,离不开近年来城市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以及海绵城市建设的推进。

据了解,2016年下半年以来,长沙市累计投入近亿元对3519公里市政排水管网进行了全面清浚。同时,整治堵点,消除内涝风险,两年来改造易渍堵点53处,并实行严格的整改责任制,使内涝隐患得到有效消除。

长沙市住建委主任王伟胜说,赶在今年汛期来临前,针对城区防涝排渍的短板,对主城区23座泵站进行扩容改造。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派